学术科研

学术科研

当前位置 :  首页  科学研究  学术科研

学术外院 | 北山问道第93讲:论文中之“我” 探文外之“情” ——马场美佳副教授谈作为日本近代文学研究方法的“人称”

来源 : 学工办     作者 : 撰稿 | 于海鹏 摄影 | 梅语桐     发布时间 : 2019-04-13     浏览次数 : 13

2019年4月11日下午,北山问道第93讲暨“同一个亚洲”系列讲座第3讲“论作为日本近代文学研究方法的‘人称’”在外国语学院22-301教室举行。讲座由日语系主任于海鹏主持,日语系全体在岗教师及在校学生参加了此次讲座,其他学院的部分学生闻讯也前来聆听。



讲座一开始,马场美佳副教授先是提出了“当想要表述自己的时候,大家会使用哪个人称”的问题,从而引出了讲座的主题——在日本近代文学作品中,同样是表述“我”这个第一人称,却存在着“私、余、己、我、僕、俺、自分”的区别。马场美佳副教授讲到日本出现“第一人称小说”是近代之后的事情,而且由于时代影响、作者身份、角色塑造、以及场合不同而产生了巨大的差别。如森鸥外在《舞姬》中为了凸显出主人公丰太郎的男性知识分子身份而使用了“余”,但白桦派作家武者小路实笃在《幸福者》里为了展现男主人公不论面对怎样的阻挠都要坚持自己的理想、对自己的选择深信不疑的特质时,却使用了即使在现在的日本人看来也极为张扬的“自分”作为第一人称。这种现象在夏目漱石、太宰治、村上春树、以及女性作家川上未央子的作品中也得到了印证。最后,马场美佳副教授总结到:日本文学原本并没有“人称”这一思考方法,它是伴随着日本近代化的推进而逐渐产生并发展起来的,现在已经成为了文学研究的一个新的手段和方法。



讲座结束之后,马场美佳副教授还接受了现场师生关于‘うち’(我)这个关西女性常用的第一人称相关的文学作品有哪些”“‘自分’这一如此强调个人意志的人称代词为何在日常生活中也能听到”“日语学习者如何更好地使用‘僕’和‘俺’这些略显粗俗的人称代词”等提问,并一一进行了回答。例如对于“与‘うち’(我)这个关西女性常用的第一人称相关的文学作品有哪些”的问题,马场美佳副教授说到:“近代日本女性作家的创作多是模仿男性作家,因此在第一人称的选择上也多用‘私’,而‘うち’作为一个偏离了标准日语的人称代词,使用它进行小说创作的女性作家似乎还没有”。



最后,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徐微洁教授为马场美佳副教授颁发了“北山问道”讲座证书并合影留念。